一个残疾一个哑巴是三级残疾贩毒是什么电视剧

  •   知道郁和风的死亡结局很久后,谢嘉言心里还是意难平。
      谢嘉言看向推荐这本小说给他的室友,愤愤不平,“就因为郁和风是这本小说的男配,所以他就得心甘情愿的为女主奉献一切,甚至最后搭上自己的性命?”
      室友道,“对啊!你不喜欢吗?我觉得挺好看呀,多带感啊!像这种苦情男配,叱咤风云、天之骄子一样的人物,眼中却只有女主一人,默默守护女主,成全女主和男主的爱情,多感人啊!”
      谢嘉言不太理解,“感人吗......我还是心疼郁和风,凭什么啊?就因为他被校园欺凌的时候女主救了他,他就为女主奉献了全部?”
      室友道,“嗨呀,像这种小可怜,好不容易遇到一丝温暖,当然在他眼中无比珍贵,女主顺理成章的就成为他心里的白月光朱砂痣了。不过,郁和风这个人物塑造的有些太可怜了,不光是你接受不了他的结局,很多读者都心疼坏了!”
      谢嘉言心里闷闷的,这样一个在黑暗里仍不放弃奋力挣扎的人,为什么就不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呢?

      郁和风是当下热门言情小说《校草的心尖宠》里面的苦情男配,是一位坐轮椅的残疾人,被校园欺凌的时候,因为女主出手救了他,郁和风就死心塌地的爱上了女主。
      后来,郁和风不仅重新站起来了,还成为了豪门家族的掌门人,非但没有破坏男女主的爱情,还选择站在女主身后,默默守护女主。
      这还不是最让人心疼的,女主后来身陷一起绑架事件,郁和风最先找到女主,在解救女主时,为了女主挡住了歹徒的长刀,不幸身亡,即便死亡来临,也从未后悔,把能为女主而死当做他生命里至高的荣耀。

      谢嘉言读到这里时,怒火不断上涌,闷得喘不过气来,就因为女主随手的一点恩惠,郁和风就死心塌地的为女主奉献一切,甚至还搭上了性命?凭什么?他的命就这么不值钱?
      虽然谢嘉言知道郁和风不过是虚拟人物,所有的设定不过是为了情节更狗血,但是他心里就是堵得慌。
      谢嘉言很喜欢这个角色,饱经苦难却坚韧不拔,身陷黑暗却从未沦陷,一生都在追逐光亮。只是可惜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,一生孤独,最终落得个英年早逝的下场。

      谢嘉言把这本让他闹心的小说扔的远远的,决定再也不看了,起身出门,今天他约好了和父母一同庆祝他的生日,同时庆祝他顺利保研。
      谢嘉言正走在去往餐厅的路上,手机突然响起,他拿起手机,看着屏幕上显示的“爸爸”两字,接起***,还未说话,只听***那边传来急匆匆的声音,“嘉言啊,爸爸今天不能陪你吃饭了。你妹妹今天闹着要去游乐园,爸爸改日再联系你啊!”
      谢嘉言眸色暗了暗,停下了脚步,“好的,我知道了,爸——”话音未落,***就被那头挂断了。
      谢嘉言顿了顿,还未放下手机,来电铃声再次响起,谢嘉言看着“妈妈”的来电提示,垂眸接通了,温柔的女声从那头传来,“言言啊,今天你叔叔加班,妈妈得送你弟弟去补习班,不能陪你去庆生了,等改日妈妈有空,再给你庆祝生日吧。”
      谢嘉言还没来得及说话,***那头就传来挂断的“嘟——嘟——”声,他泄气的垂下握着手机的手,自嘲一笑,转身走回学校,他的父母在他10岁的时候就离异了,各自组成了新的家庭,他已经学会了尽量不打扰他们了,可是今天是他的生日,他很想见一见他们,只可惜,他们没有见他的时间。
      谢嘉言落寞的走在返程的道路上,想着今晚回去做什么好,穿过人行道时,耳边突然响起急促的喇叭声,谢嘉言下意识抬头,眼角余光扫到了一辆货车在他视线中迅速放大,他还未来得及后退,就听见耳边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剧烈的疼痛霎时传遍全身,紧接着便眼前一黑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    “叮铃——”一阵熟悉的铃声响起,谢嘉言忍过大脑的一阵天旋地转,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入眼便是一片绿油油的修剪整齐的草地,他疑惑的抬头,他不是出车祸了吗?
      谢嘉言环视四周,他似乎身处在一个体育场之中,宽敞干净,前方是几座白楼,这场景熟悉极了,这里,似乎是校园?
      谢嘉言的身后一阵风传来,他下意识回头,只见几个穿着校服的学生拎着书包带子,拿着吃了一半的手抓饼,上气不接下气的从他身旁跑过,向着前方的白楼奔跑,大声的喊着,“迟到了,迟到了!”

      谢嘉言愣在原地,怔怔的注视着这莫名的一切,视线扫过自己身上的衣服,赫然发现他穿的也是校服!谢嘉言喃喃自语,“我这不是在做梦吧......是了,一定是做梦。”
      他明明记得他在回学校的路上,被一辆侧面疾驰而出的货车撞了,怎么现在穿着一身莫名其妙的校服站在这明显是某个学校的操场上?
      谢嘉言拼命回忆,这里不像是大学校园,倒是比较像中学,但是这里不是他曾经去过的任何一所学校。
      他必然是在梦中,车祸发生的一瞬间,他就昏迷了,一定是做梦了。只是这个梦也太逼真了,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阳光照在身上的暖融,微风拂过脸颊的清凉,上课的铃声和少年的呼喊近在耳旁,好像一下子就回到了青葱岁月。

      “快去看看,郁和风又被他们围住了!”
      “他们又在欺负他啊......”
      “是啊!怪可怜的,要不我们帮帮他吧。”
      “别,还是算了,那群人都是混子,不好惹,别连累到咱们......”
      谢嘉言瞬间回头看向附近窃窃私语的几个学生,他们刚说的是谁?郁和风?那本小说里的郁和风?还是同名同姓的人?
      谢嘉言顺着他们的视线望过去,果然,在教学楼的入口处,围着一群学生,看不见里面的情况。围观的学生不时发出几声幸灾乐祸的笑声,刺耳至极。谢嘉言心里一紧,管不了那么多了,先看看再说,他飞快的向着围观的人群跑去,心里忍不住想,会不会真的是小说里的郁和风?可是,他怎么会出现在现实世界?
      “哈哈哈,看看这个残废!”
      “残废,怎么不说话啊!看来不光腿断了,还是个哑巴!哈哈哈!”
      “你看他吓得,头都不敢抬起来看我们一眼!”
      “老大,你快问问他是不是哑巴!”
      “哈哈哈,哑巴咋承认自己是哑巴!”
      谢嘉言飞快的跑到几人身后,怒不可遏,用力的推开这几个笑的前俯后仰的男生,“滚开!”
      “卧槽,谁啊,敢推老子!”一个男生回头一看,瞬间噤声,旁边几人也大吃一惊不敢言语,胳膊互相轻搡,挤眉弄眼,是谢嘉言啊......
      谢嘉言推开围观的人群,冲进了前面,蓦地看见在人群的正中间围着的,正是一个瘦削的男生,他笔直的坐在轮椅上,垂着头,只能看见尖尖的下颌和抿成直线的薄唇,皮肤苍白到近乎透明,正在承受前面一个五大三粗的男生的责难,明明是最孤单无助的,却又脊背坐的挺直,似是凛然不可侵犯。
      谢嘉言心里一紧,他好像看见小说里的郁和风成为了现实。
      他一定就是他的郁和风。

      那中间作难的男生见郁和风对自己的责难视若无睹,似乎拿他当空气一样,自觉有些下不来台,于是他眯起眼睛,凶狠的笑了,扬起蒲扇一般的大手,向着郁和风苍白的侧脸狠狠扇去!
      一声惨叫响起,郁和风还好端端的坐在轮椅上,那作恶的男生却被横空一脚狠狠踹翻,狼狈的摔向了地面,踹人的角度正好让嚣张跋扈的男生摔向侧面,没有砸在正前方的郁和风身上。
      周围响起一阵“嘶——”的倒吸凉气声音,一时间众人噤若寒蝉,不自觉后退一步,郁和风也微微顿住,却仍未抬头,那被踹倒的男生很快爬起来,愤怒的望向来人,“操,谁他妈敢打老子?!”
      男生站起来后,看清面前站着的不过是一个清秀瘦弱的小男生,自觉大丢面子,愤愤的握拳上前,迫不及待的想扳回一城,旁边一个男生急急的拉住他,小声道,“老大,别冲动,这是谢嘉言,是三中转来的校霸谢嘉言......”
      那被称作老大的男生闻言,霎时停住了前冲的动作,定在了原地,一腔怒火像是被彻头彻尾浇了一桶冷水,他收回了青筋暴起的拳头,深深的看了谢嘉言一眼,转头看向围观的小弟们,恨恨的低声道,“走了。”
      谢嘉言看着他们飞快的进入教学楼,似乎后面有人追他们一样,争先恐后,生怕慢了一步,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之中。
      谢嘉言没有阻拦他们,而是怔愣在原地,心里疑惑不已,那个男生的声音虽然很小,但是一字不落的进入了他的耳中,他怎么知道自己叫做谢嘉言?还有,他刚才说自己是什么?校霸?他怎么不记得自己当过校霸?
      一阵轱辘滚动的声音拉回了谢嘉言的思绪,他看向自己转动轮椅转身的郁和风,看着小说里面的人物变成了现实,清俊优秀的少年不良于行,阴郁而孤独,似是被尘世遗忘在阴霾的角落。明明他才是刚刚这场闹剧的主人公,却好像整场事件和他无关一样,欺凌、讥讽、嘲笑与他无关,谢嘉言的仗义援手......也与他无关。
      谢嘉言心里疼了一下,他知道郁和风不是没有礼貌,只是被这个世界伤害过,选择封闭了自己,拒绝和这个世界有任何交流。
      谢嘉言快步上前,“同学,我推你回去吧。”他飞快的抬起手,刚要碰到轮椅,郁和风却向前转了一下轮椅,让轮椅离开了谢嘉言手臂的范围,谢嘉言因为他的动作愣在了原地,没有再上前。
      郁和风微微侧头,视线仍然低垂着看向地面,声音冰冷,“不用。”

我要回帖

更多关于 哑巴是三级残疾 的文章

 

随机推荐